康华生物产能数据信披不一 独董被处罚任职资格

原创 2020-04-03 04:49  阅读

  反观康华生物身后,却存在诸多问题。在其产能利用率仅七成的情况下,康华生物却大举扩张产能,其未来能否消化新增的产能?与此同时,康华生物产能数据信披不一,涉嫌虚假陈述;而其独董亦问题缠身,不仅被罚任职资格存疑,且独董在外任职未披露,康华生物或信披违规。

  作为一家疫苗生产企业,自2004年起,发展近十六载的康华生物或难掩其产品单一的窘状。

  招股书显示,康华生物的核心产品为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以下简称“人二倍体狂犬疫苗”)。2016-2018年,人二倍体狂犬疫苗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比分别为92.03%、92.21%、98.53%。

  据招股书,此番上市,康华生物拟募集资金9.97亿元,其中,投入7.27亿元于温江疫苗生产基地一期及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该项目主要系对人二倍体狂犬疫苗进行扩产,项目达产后新增产能600万剂/年。

  同时,成都市生态环境局公开信息显示,康华生物拟投资3,500万元用于生物制品生产线产品结构优化及环保措施升级项目(以下简称“产品结构优化项目”),该建设项目利用现有厂区内已有厂房实施,技改后,康华生物人二倍体狂犬疫苗新增产能200万剂/年。该项目计划2018年12月施工,建设周期2个月,2019年2月调试运行。

  也就是说,上述募投项目和产品结构优化项目达产后,康华生物人二倍体狂犬疫苗将新增产能800万剂/年。届时,康华生物人二倍体狂犬疫苗产能将达1,100万剂/年,为现有产能的3.67倍。

  值得注意的是,据招股书,2016-2018年,康华生物人二倍体狂犬疫苗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4.97%、33.17%、74.4%,产能利用率偏低。同期,康华生物人二倍体狂犬疫苗的产销率为76.8%、91.46%、92.85%。

  产能利用率仅七成,康华生物反而大力扩张。未来康华生物能否消化新增的产能?或该“打个问号”。

  而《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研究还发现,康华生物产品销量数据或存在披露不一的情形。

  据成都市生态环境局数据,披露的《康华生物温江疫苗生产基地一期及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以下简称“环评报告”),2015年和2017年,康华生物人二倍体狂犬疫苗销量分别为48.11万剂、90.46万剂。

  但据招股书,2015年和2017年,康华生物人二倍体狂犬疫苗销量分别为43.52万剂、91.01万剂,与前述环保报告提及的数据不一致。

  据环评报告,康华生物的人二倍体狂犬疫苗产能利用率快速攀升,从2015年的56.41%提升至2018年1-6月份的114.75%,目前已达现有装备产能利用提升的极限。

  而招股书显示,2015-2018年,康华生物人二倍体狂犬疫苗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34.88%、14.97%、33.17%、74.4%,产能利用率偏低。

  也就是说,对比环评报告与招股书的数据,不仅2015年产能利用率“对不上”,招股书披露的产能利用率处于“偏低”情况,与环评报告所述的“已达极限”相比,亦显得矛盾。

  在产能利用率偏低的情况下大力扩张,康华是否存在新增产能难消化的问题?且其在产能利用率、销量等数据方面,亦信披不一,康华生物涉嫌虚假陈述。而康华生物存在的问题远不止于此。

  除了产销数据信披涉嫌虚假陈述外,康华生物还存在独董在外任职未披露问题,涉嫌信披违规。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即2019年4月11日,张炳辉系康华生物独立董事,任职期限为2018年7月-2021年7月,其同时兼任吉艾科技集团股份公司独立董事、中交通力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北京尚睿通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中电科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据苏州泽璟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泽璟制药”)招股书,张炳辉自2019年2月27日起担任泽璟制药独立董事。

  据深证上〔2017〕307号文件,上市公司及独立董事候选人和提名人应当保证所披露和报送材料的一致性,同时保证相关材料内容真实、准确、完整,且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对于张炳辉的在外任职情况,康华生物在招股书的信息披露或并未完整,涉嫌信披违规。

  据招股书,汪军民系康华生物独立董事,任职期限为2018年7月-2021年7月。

  招股书显示,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即2019年4月11日,汪军民兼任恒信东方文化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桑达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皇庭国际企业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大东南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T东南”)等4家上市公司独立董事。

  同时,汪军民身兼迅达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武汉湖工和欣光子技术有限责任公司董事、湖北宇虹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绿网健康科技湖北有限公司监事、新疆虹凯瑞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武汉天虹环保产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武汉市中潮互联网教育有限公司董事长兼经理、武汉市天潮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监事、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等9职。

  此外,汪军民还持有深圳裕泰投资有限公司、武汉市中潮互联网教育有限公司、武汉潮汛管理咨询企业(有限合伙)、武汉潮立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武汉市天潮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5家公司的股份,系上述公司的股东。

  这意味着,独董汪军民身兼14职且持股5家公司,其能否确保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有效地履行独立董事的职责?不得而知。

  据*ST东南公告,2019年5月10日,*ST东南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2019年12月9日,*ST东南收到证监会浙江监管局下发的处罚通知书(浙处罚字【2019】7号),根据该处罚文件,*ST东南因存在未按期披露定期报告、资金被占用未如实披露、对外担保未如实披露、共同借款未如实披露等违法行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而独立董事汪军民在*ST东南相关定期报告上签字,保证定期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没有证据表明已勤勉尽责,是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的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证监会决定对汪军民给予警告,并处以3万元罚款。

  还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汪军民2019年末被证监会处罚,其任职资格或存瑕疵。

  据招股书,康华生物拟上市的证券交易所为深交所。据深上证〔2017〕307号文件,独立董事候选人应无“最近三十六个月内因证券期货违法犯罪,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或者司法机关刑事处罚”等不良记录。同时,还应当重点关注独立董事候选人“过往任职独立董事期间,未按规定发表独立董事意见或发表的独立意见经证实明显与事实不符”等情形。

  由上述情况表明,汪军民于2019年12月收到证监会处罚,且在*ST东南相关“信披失实报告”上签字,或违反上述深交所的规定,汪军民在康华生物履职资格存疑。

  无蜜不招彩蝶蜂。上述问题对于康华生物而言,或系此次冲击资本市场的“拦路虎”,未来能否向市场打入一剂“强心剂”?《金证研》沪深资本组将继续保持关注。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凯时开户官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上一篇:凯时开户官网应急管理部出台八项措施 统筹推进
下一篇:2月20日西本财经及行业要闻早餐